鸟蓝

活着有一点点丢人
是一个困在灯泡里的、卑劣的家伙,在十八线写手的边缘挣扎
等一下,这样也能算写手吗?

突然回想起我嗑蒋张的开始

看见题目和内容的历史老师功臣大人突然共鸣(shen

我也是因为历史老撕鹅作孽啊!!!!(大哭

历史老师给我们上培优课

讲到西安事变,来了一句“其实张学良哪有那么大的胆儿啊,他干嘛啊,他一直跟蒋介石说‘求求你答应我吧,求求你答应我吧'”

在全班的笑声里,我突然找到了信仰(???

我爱我的历史老师,这个老女人讲的时候还不忘声情并茂地挥舞手臂。

林空鹿饮溪:

占tag致歉ㄟ(._.ㄟ∠)_

历史老师:蒋为了报答张,就跟他结……
我:结,结,结,结,婚……?
历史老师:对,就跟他结拜兄弟!

包括后来老师还说什么西安之后蒋还是对张手下留情的

然后我之后又去问老师是不是宋劝...

【金乙女向】艾草

*字数9960,真的是我没达到过的高度了

*从五点打到九点是魔鬼吗,爆哭

*虽然没见过别的太太用这个梗,但是由衷地觉得真的好老套(……)

*错字应该会很多,还是以后再管它吧(放纵jpg

*私心好多好多tag
*时代大概是有枪的中世纪吧(人生理想历史八十

 

 

 

 

 

   回过神的时候,你已经被驱逐了。

                  ...

【格瑞乙女向】恶魔

*我爱老狐狸,是她让乙女圈接受我。

*字数2861,意识流的不尽如人意。

*是格瑞篇。其实原先预算和这个截然不同(小声abab。原篇也许许许许许还会写D:

*争取五年内写完全员(远大的志向

*还想改变文风。总觉得写的东西有些读者老爷看不懂,也也也也也许要自己给自己写长评解读自己XD

我不知道幻想何时结束,而现实又何时开始。——《外婆的道歉信》


       你看见了恶魔。

 

       这地方昏暗又潮湿,墓碑竭力支...

清了一下关注,主页舒服多了。

盛夏

*赠文,送给绑画er的,脑洞也是绑画er的,这里不放了(因为挺中二德


*字数4535,一定要单独放一个格子炫耀嘻嘻嘻(你快住手并没有意义


*想转型变成沙雕选手(茫然。

 

       那些灼热的,有些泛滥的纸片,从腐烂的肋骨里增生了。

          ——题记


敬爱的,修斯普先生:...


【原创】绝对光

*是赠文,送给克罗提特的崽Shadow Fiend,有自家崽七刃(架空世界中为政府效力的七人组织)出现。

*字数5178,花了两个小时我绝对是个废人

*居然两次按错成长文章。装作会打格式。

*电脑好烦.jpg

*反正,越写到后面越有病,那句“如果你在这儿我真想拥抱你”和“你在这儿”是引用大锤对基妹说的话


我不知道我存在什么过错,如你所见,我只是站在旁边微笑而已。...


【佣园】三十次里

*佣园,好磕
*明人不说暗话,很久之前的产物
*园丁视角,奈布化身英勇微笑怪(。
*好像也是记录吧,我杀我自己
*题目瞎取选手已上线。是类似于三十题的记录机制?

First piece
在实验椅上缓缓醒来时,对面一位兜帽先生微笑着朝我招手,似乎认识我很久的样子。有一个人来给他注射更新前的镇定剂。
我是否在这次更新中丢失了什么。

Second piece
被押上镣铐走出闷热的屋子时,眼前景象萧瑟得让人绝望。果然还是没怎么变化啊,欧利斯蒂庄园。
我有一种怪感,感觉我不属于这里。

Third piece
游戏立刻召开了,等待时间冗长又乏味,对面破旧宽敞的椅子上翘坐一位高帽绅士。

Fourth piece
他似乎认识我挺久,看见...

( 伪装先生和影子先生 )

*乱的要死,佛辽
*是记录,单纯为故事的故事,简直是泄愤
*天哪,这人是怎么成为文手的
*多久以前写的来着(你等等

【原创】晨昼



*记录一下,就是乱打的故事,也不知道要表达什么
*还是打个tag八

海登是被窗边急促的敲打声吵醒的,他从粗糙的,被赋予了枕头的崇高使命的硬纸板上抬起头,窗外唯有一只青鸟在敲啄低矮的玻璃檐。海登慌忙把常年无人光顾而让边缘已经松弛的玻璃移开,鸟从只能看得见几隙的夜空一头撞进海登冰冷的怀抱,随即没了气息。海登小心翼翼地抬起青鸟低垂的羽翼,一封透黑的纸条便赫然暴露出来。与此同时,他才从梦的恍惚中彻然惊醒,发觉主人家往日会浮现在午夜的喧闹已然荡然无存,唯有他微弱的呼吸声和从窗口流淌的气流声在这座偌大的房子里游荡。

海登握了信件,战战兢兢地从溢满灰尘的阁楼往下探头...

【杰佣】雨酒

*高度ooc意识流预警
*园丁第一人称视角
*听说今天是杰克限免日?(我恨。

        下雨天,没什么人出来的阴沉天气。我伏在潮湿的木柜台上,甚至没把灯打开,懒洋洋地琢磨着这张桌子什么时候会因为水浸松了结构而突然散架。一个园丁来酒馆工作,听上去也挺疯狂的。

        门是关上的,店里除了广播在嗡嗡地小声放点歌外别无声响。突然增大的雨声逸了进来,一个佣兵踏着一点雷声和湿漉漉的鞋底钻了进来,啪嗒啪嗒地踩着靴底的水走到柜台前,罩起的兜帽边沿还滴着水。...

1 / 2

© 鸟蓝 | Powered by LOFTER